【巍澜衍生】【豆东东】大型逼良为娼现场

每天被 @顾远山🗻  @并吞 在群里用豆东东洗脑的我终于……被圈粉了。

微博走https://m.weibo.cn/1108020103/4269951341204235

1.【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打死我都不玩骰子了】
  尤东东被绑在主席台上,看着人山人海的操场,觉得心很凉。
  ……腚也挺凉的。
  站在主席台下的张扬手里捧着一摞衣服,一脸菜色地看着台上石化成雕塑大卫的尤东东,憋了很久,最后吐出来一句:“……东子,对不起。”
  尤东东差点气晕过去。
  “张扬,你他妈脑子进气泡酒了吧?!”尤东东破口大骂,可谓是气拔山河声震云霄,“老子是骰子摇输了还是捅了你双亲三十刀,犯得着这么整我吗?!”
  “……真的对不起。”张扬被他骂得五体投地,“大家都喝多了,失去理智也是很正常的……”
  “正常个屁!”尤东东伸腿就朝张扬头上踹了一脚,结果动作幅度太大扯得蛋有点疼。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,尤东东一时间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是昨晚被室友扒光的,可能是被围观群众的目光烧穿的。
  “……你先放老子下来!”尤东东喊。
  “你得先答应我,你下来以后不会对我们做出不理智的行为。”张扬郑重地说。
  “……我日你大爷!!”
  ……昨天张扬的留学申请被批准,宿舍弟兄几个决定出去大吃大喝一顿,最后八个人一起跌跌撞撞回了寝室。一群醉鬼回去以后还不安生,商量着又扔骰子玩,输的人接受惩罚。
  尤东东可谓万年屌丝命,这辈子就没顺心过,最后扔了十三次骰子输了十次,成功c位出殡。然而佛祖说得好,开酒不喝车,喝车不开酒。几碗猫尿下了肚,宿舍众人俨然已经丢了道德底线和羞耻心,包括被整蛊的尤东东本人,竟然也在酒精的作用下严肃思考怎样才能把自己整得惨一些。
  “这样吧,”一直以男神形象出现的张扬大着舌头说,“我们把输的人……绑在主席台的柱子上……”
  “我觉得ok!”众人复议。
  “好啊!”尤东东复议,并伴随着嘿嘿傻笑。
  于是醉得七荤八素的众人唱着一二三四歌把尤东东抬到了楼下,又从舍管老大爷那里借了一截拔河用的麻绳,跑到操场主席台上,把尤东东绑得里三层外三层。
  “不是……这太热了!”尤东东抗议。
  “热就脱了呗!”
  于是他们又解开绳子,把尤勇士的衣服扒掉。
  “哥们儿,保重啊,夜里怕黑就叫一声,咱绝对、绝对赶过来!”舍友满脸通红,一身酒气地叮嘱道。
  “放、放心吧,我没事儿!谁怕黑谁孙子!哈哈哈哈哈!!!”
  众醉鬼郑重地朝尤东东鞠三躬,然后仿佛完成革命任务一样,雄赳赳气昂昂地回到了宿舍楼。
  于是,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尤东东望着头顶白花花的太阳,心想:“我操,宿舍屋顶被掀了?”
  捧着尤东东衣服的众弟兄也是一脸懵逼的。
  “我操,东子化蝶飞走了???”
/

2.【有人约我出来吃饭,我以为他想泡我,结果他还真是来泡我的。】
  尤东东坐在本市某高档西餐厅,望着对面这个打扮得特土的人,觉得自己的审美遭到了强/奸。
  坐在他对面这个人,是隔壁经济学的学生,(这么一想尤东东就原谅他衣品土如赵本山的事情了)。尤东东对此人略有耳闻,可谓是校园风云榜的前三甲——嘴贫耍坏还不要脸,下可泡夜店搞传/销,上可蹲局子和警察叔叔表演单口相声。尤东东都忍不住想给这位哥鼓个掌了,真特么是个人才。
  也不知道小姑娘们是不是瞎了眼,就因为这张脸好看,还非要往这种人渣身上撞。
  “那个,废话就不多说了,”坐在对面的人突然开了口,语速有些快,带着一种奇异的口音,“我呢,是隔壁经济系的大四生冯豆子,今天想要约你出来做个交易。”
  尤东东有点尴尬地点了点头:“艺术院大四生,尤东东。”
  “你呢,不用跟我做自我介绍,我已经把你的情况了解了一下。”冯豆子迅速地打断他,“某种意义上来讲,你就是我需要找的人。”
  尤东东下意识掏了掏耳朵,看看是不是有一截粉笔堵塞了听力。
  我的设计被人看好了?他脑补。
  “简而言之,我需要一个gay来帮我进行炒作。”
  尤东东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。冯豆子好像被他吓了一跳,赶忙要来扶他。
  “别动我!”尤东东奋力一甩,差点用指甲盖在冯豆子脑门上划一个包拯同款月亮。他深呼吸了三次,终于缓过劲来,于是张嘴就开始喷射毒液:“小老弟你……思想倒是很前卫,我们且不谈你的脑子是不是被血小板堵塞了,我就问你一句话,你那两只眼睛是被捏出来在铁板上烤过吗?”
  冯豆子在继他二姐夫之后头一次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,心中强大的求胜欲望几欲冲破栅栏,可为了谈好这桩生意,他选择忍耐。
  “您先别急,我给您看样东西。”他掏出手机,从网盘里找到一个年代久远的视频,调出来递给了尤东东。
  视频是用手机录的,画质感人,吵吵嚷嚷的操场,一条赤裸裸的肉体占据了画面中央。
  尤东东:“……”
  画面里还有一个男人,跪在地上捧着尤东东的衣服,表情虔诚中透露着一丝如丧考妣,被绑在柱子上的白花花的肉体朝着跪在地上的仁兄骂得是酣畅淋漓,围观的吃瓜群众更是看得目瞪口呆。
  “别以为你跪下我就会原谅你!给老子松绑!”
  “你先答应我,你答应我我才起来!”
  视频里还有画外音,一女的问一男的:“这是搞什么呢?”
  “哎,隔壁美院的俩gay,跪地上那个给绑在台子上的求婚,内哥们儿不同意,他就把人家脱光了绑这儿,不同意不松绑!”
 
  视频到此戛然而止,尤东东整个人都恍惚成了一座蓬莱仙岛,方圆十里内一片云雾缭绕。
  冯豆子恰到好处地发出“啧啧啧”的声音。
  “这种事情嘛,我理解你,肯定不想别人知道。”冯豆子露出了标准大忽悠式的微笑,“不过这都什么年代了,三姑六婆绣口一吐都是半个封建主义旧思想,咱们年轻人,活得开心最重要,别人说什么都是放屁,懂吗?
  “我呢,都想好了,”冯豆子往前凑了凑,看着尤东东去了三魂七魄的表情,心里莫名生出几分胜券在握的感觉,“现在搞什么最赚钱啊,只要跟互联网+扯上关系,那绝对是稳赚不赔。
  “我在科音视频有一个账号,粉丝不多,但也还凑合。咱俩凑个对,发一些互动视频,那涨粉速度绝对是苏炳添百米跨栏式啊,还不愁赚不着钱吗!”
  冯豆子几乎要被自己的聪明才智深深地打动到了,却也不忘循循善诱把尤东东一步一步拉上自己的贼船:“我听说你最近在搞毕业设计,前一阵那个毕设小组的二百五组长抄袭你的作品,你一气之下就退组自己搞了——怎么样,特缺钱吧?”
  冯豆子贼眉鼠眼地凑到尤东东这边,“我呢,五万块钱买你三个月,你看怎么……”
  话还没说完,尤东东就一画板砸了上去,把冯豆子砸了一脸2B铅笔灰。
  “我呸!您刚从精神科爬出来吧!嗑药伤着脑子了吧?!我是gay?我要是gay我先日死你!穿这么身衣服还想来泡我?我没先吐为敬你都得谢谢我健胃消食片吃得早!”尤东东又朝着冯豆子脸上胡乱拍了几下,然后背起包,火速逃离现场。
  冯豆子过了很久才爬了起来,他呲牙咧嘴看着一溜烟跑出门的尤东东,又火急火燎地打了一通电话。
  “我说你行不行啊?这哥们儿脾气还挺大……不是,你还有没有那种缺钱的,能配合我的同性恋了啊?女的?我特么要个女的回家领证啊!”冯豆子气得差点把手机扔了,“这样吧,我们启用Plan B——逼良为娼!”
/
3.【虽然和想象的不一样,但我的确是被表白了】
  气鼓鼓回到学校的尤东东在走进校门的那一刻差点跪了。
  一路红地毯加玫瑰花,从学校门口铺到他宿舍,全程有人在举着照相机拍照摄影。而且这阵仗根本没给尤东东误会的机会,一个数十米高的大塑料板上,五彩气球很骚包地粘成了“东东你真好”字样。
  尤东东基本确认,这个人不仅衣品烂如狗,他整个审美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暴发户的精神传承。
  “哟,哥们,傍上什么富婆了?”舍友在发现他以后十分欢乐地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。
  “……”尤东东疲惫到虚脱地看着他亲爱的室友,“趁我人性尚未泯灭,我劝您最好立刻与我保持两公里以上的距离。”

评论(77)
热度(1511)
  1. Sol倾城无我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
© 倾城无我|Powered by LOFTER